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三十四章,大仇得報

從1994開始
     黑!黑!黑!

    三個黑的下面,林義細細看了內容報道,可以用幾個詞匯來描述當地的不作為現狀:無法無天和罄竹難書。

    或者用一個俗語也可以恰當的表達:天高皇帝遠。

    面對一摞摞鐵證和照片,面對一些慘無人道的犯罪事實,林義站在旁觀者角度看都感覺到牙疼。

    可以預見,隨著國家青年報的一針見血,有些人會不好過了。

    第二天,文君的報道猛然發酵,好像幕后有一只大手在推動一般。

    新x社、人x日報、參考消息、瀟湘日報、解放x日報等等一系列國家和各省市的報紙、電視都在報道這事。

    看著密密麻麻的指責聲和人人喊打的浩大勢頭,林義都替那些人感到絕望。

    有些意外的是,這事發生后,遠在京城的艾先生特意打來了電話,竟然問起了兩年前步步高超市同郴市一些機構起齷齪的詳細過程。

    老男人一聽就知道艾先生這是打算為自己主持公道,把兩年前受到的欺辱趁這次機會給還回來。

    林義想了想就問,“艾老,這事情是不是就定性了?”

    艾先生秒懂他的意思,意有所指地說:“差不多。”

    “那我就放心了。”林義把兩年前的事情詳盡講一遍后就又慎重囑咐道:

    “艾老,這事你盡管披露報道,但步步高超市...”

    還沒等說完,艾先生就笑了起來,“小林你放心,我會站在新聞媒體人的角度進行挖掘報道。

    同時要對很多企業和受害人進行報道,不會把你們步步高超市單獨拎出來作評,更不會把步步高超市牽涉進來的,最多適當側重而已。”

    和聰明人打交道就是省事,林義也是松了一口氣,末了還說:“我的人最近也弄到一些證據資料,你需不需要?”

    艾先生打著官腔笑道,“你說呢?”

    林義也跟著笑了,“可這都是特意針對某些人的。”

    艾先生一點也不在乎,

    “盡管拿來,你就等著看結果吧。”

    林義感謝說,“那就拜托了,我這心里呀,這幾年也一直憋著股氣,現在忽的就舒服了。”

    艾先生打趣說,“下次來京城,請我吃頓好的。”

    “這沒問題。”林義也是答應的爽快。

    掛完電話,林義特意給廖排骨打了電話,要他聯系艾先生,把手里的東西放出去。

    次日,林義一大清早就開始看報紙,尤其是艾先生所在的新x社。

    當見到兩年前在郴市惡意刁難過步步高超市的人悉數出現在報道中時,他好想就此大笑三聲,高歌一曲。

    痛快!

    報應!

    天理循環,報應不爽!

    高興完,又詳細看了一遍報紙,確定沒有主觀牽涉到自己和步步高超市時,才徹底放了心。

    同時心里也在感嘆,不愧是經驗老道的艾先生,也不愧是浸淫已久的老狐貍,筆桿子耍的那叫一個溜,那叫一個妙筆生花。

    情勢如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越鬧越大。

    如此恓惶地過了一個星期。

    身在郴市的黃剛打來電話說,五嶺廣場三棟樓的生意正常營業了,之前那些特意刁難的人都不見了。

    只見黃剛興奮地講,“林總,聽人議論,那些經常來敲詐搗亂的撲街仔都跑了。”

    跑了?

    那肯定得跑,大樹都叼不住了,猢猻難道還不跑嗎?

    人家又不傻。

    只是這些猢猻能能跑多少,能跑到哪里去,林義都不怎么關心,只要自己的生意回歸正軌就行了。

    至于那些微不足道的細枝末節就不要去追究了,不然除了惹得一身騷,還是一身騷。

    心累,還不值當。

    時間進入6月底。

    鬧了快一個月的事情終于有了初步結果,第一輪就進去了好大一批人。

    林義讓廖排骨弄清楚了,當初在郴市談判中對自己和趙樹生大呼小叫的、拍桌子瞪眼的以及口吐狂言的,想覬覦步步高超市的,有一個算一個,這次都去唱囚歌了。

    重復看了幾遍新聞報道,老男人最終沒忍住地狠狠拍了拍桌子!

    真是舒服!

    真是干他娘的舒服!

    解氣!

    逮著禹芳讓她做了頓好吃的,林義一個人齜著牙,翹起二郎腿喝著小酒,真是快意人生。

    晚上時分,自己擔心了許久的文君打來了電話。

    文君電話里問,“林義,你什么時候來京城,我們夫妻請你喝一杯。”

    聽到“夫妻”字眼,林義一直懸著的心也是跟著落了地,真心地替她高興,“恭喜,劫后余生的這杯酒我一定會來喝,幫我留著。”

    文君說,“好,不醉不歸。”

    這個電話,林義本來有很多東西想說,也有很多東西想問,但最后都沒能說出口。

    末了,千言萬語化為一句感慨和祝福:“你男人了不起,你們一定會幸福。”

    文君哽咽。

    ...

    快7月了,晴了幾天的羊城又開始了瓢潑大雨。

    同記憶里一樣,不只是羊城,電視中的天氣預報小姐姐說:華南,或者整個江南都在一片暴雨中,這個天氣可能會持續很久。

    聽到這個報道,看著外面不停的雨落,憑窗靠著的林義有些憂愁,兩世為人的他自然知道這樣的天氣意味著什么。

    還有接下來會面對什么...

    也是第一次,老男人第一次希望雨停,第一次不待見雨天。

    思著想著,林義給趙樹生打了一個電話,說雨下的自己心慌,讓他大量儲備物資。

    接到這個指示的趙樹生正在贛省下面的一個市進行門店視察和市場調研,有些莫名其妙。但掛斷電話后的他看了看外邊的大雨傾盆,雖然有些疑惑卻依然按命令執行了。

    因為在趙樹生心里,林總就是個傳奇,他需要佩服和仰慕的傳奇,見識太他媽的犀利和獨到了。

    以他的過往經驗來看,林總應該是以其卓越的眼光感受到了什么,或者在布局什么,所以才有了這個指令。

    只是自己一時間還沒弄懂而已。

    好吧,其實趙樹生還有一個兜底的想法:不管林總要弄什么幺蛾子,大量儲備物資也不是什么值得說叨的壞事。

    畢竟步步高超市家大業大的,UU看書 .uukanshu 門店眾多,再多的儲備物資也賣的出,消耗的完。

    ......

    大雨依然。

    還有一個禮拜就要進行期末考試,還有十來天這輩子的大三就要成為過去式了。

    老男人感嘆時光易逝,也有些傷感,可能沒下輩子了吧,也許再也沒有一個大三了。

    應該是沒了。

    重生的好命不會再輪到自己。

    摸摸扣扣翻出要復習用的書本,夾帶著安靜下樓準備去圖書館,卻不曾想在一樓碰到了一個老熟人。

    ps:天可憐見的均訂一直在掉哇...

    三月的心如同冬天里的雨,透涼透涼的...